村支书带村民盗掘殷墟 黑市交易是“公开秘密”_社会_快眼新闻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订阅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村支书带村民盗掘殷墟 黑市交易是“公开秘密”

2018/10/25 21:35:12
评论(0)

  原标题:盗掘殷墟:村支书带村民盗墓,藏家黑市交易是“公开的秘密”

保护殷墟遗址已成为当地政府的重要工作。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胥辉保护殷墟遗址已成为当地政府的重要工作。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胥辉

  村支书王永革布置完殷墟古文化遗址保护排查工作没几天,就因涉嫌盗掘古文化遗址罪被警方抓了。与他一起被抓的,还有同村近十名村民。

  10月23日,河南省安阳市公安局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至今,当地警方已经抓获涉及实施盗掘、幕后出资、联系销赃、倒卖文物、损毁文物等环节的犯罪嫌疑人145人。

  根据当地警方此前的通报,当地已侦破盗掘殷墟古文化遗址古墓葬案25起、打掉盗掘破坏殷墟遗址古墓葬团伙14个,在案件侦办过程中追回各类文物713件。

  作为中国“七大古都”之一的河南安阳,殷墟遗址保护区内分布大量的贵族墓葬群。当地地方政府及相关部门曾被通报“管理不到位,监督巡查不力”,使遗址保护区盗墓活动一度猖獗,盗掘案件接连发生。今年9月,在国家文物局发函督促处理之后,当地加大了打击文物犯罪力度,安阳市政府一次处理了45名相关责任人。

  在10月中旬举办的殷墟发掘90周年纪念大会上,有专家提出,殷墟遗址已经是世界“文化遗产”、著名旅游景区,地方政府应考虑如何让当地老百姓共享发展成果。

当地政府在四盘磨村口新立殷墟全国重点文物保护标示碑 。当地政府在四盘磨村口新立殷墟全国重点文物保护标示碑 。

  盗墓团伙里的村支书

  掘坟盗墓,自古有之。殷都区西郊乡四盘磨村的村民似乎见怪不怪,但村支书因盗墓被逮捕,在这里还是第一次。外人问起,有些村民觉得“没面子”,会做些辩解:“周围哪个村没出过盗墓的?只是我们村支书参与,被抓了典型。”

  四盘磨村一位村委会成员告诉澎湃新闻,以前老百姓在地里浇水,地面就塌下去了,下面发现盗洞才报警。但一般来说,这种墓已被盗一两年了,警察来了也就是登记、拍照。再发现时,许多村民都懒得报警了。

  据安阳市公安局通报,2018年5月前后,安阳市公安局殷商分局对殷墟保护区进行排查时,在四盘磨村发现了多处盗洞。盗掘位置位于殷墟遗址重点保护区范围。

  5月29日,殷都区公安分局成立专案组,对殷墟保护区内及周边发现的盗墓情况立案侦查。专案组通过对20多名涉嫌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的在押嫌疑人员审讯,锁定了一个曾在四盘磨村探墓的濮阳人。7月14日,警方赴濮阳将其抓获归案。

  根据这位濮阳人提供的线索,警方将目标锁定为一个曾在当地盗墓的名叫“革子”的人。一直以来,当地村民之间都是互称小名,而“革子”,正是该村党支部书记王永革。

  2018年8月4日,警方开始收网。据安阳警方通报,专案组经过三天三夜的抓捕,先后抓获王某革、樊某彬、蒋某星、田某涛、王某刚、李某东、张某清、张某民、李某录等9名犯罪嫌疑人。

  通报称,这是一个“以王某革为首的盗掘古文化遗址犯罪团伙”。该团伙2013年就在殷都区西郊乡四盘磨村周边作案,盗掘殷墟古文化遗址。

  通报里的“王某革”,就是四盘磨的原村支书王永革。

四盘磨村口呼吁保护殷墟的标语四盘磨村口呼吁保护殷墟的标语

  多位古玩店老板涉案

  从殷墟宫殿宗庙遗址大门前的公路一直向左,大约1.5公里距离就到了四盘磨村。村口第一个院子就是村委会办公室,门口“殷都区文保专职巡逻执勤点”的牌子与村委会的牌子并列。村民说,这是王永革在任的时候就挂上去的。

  政府新立不久的“殷墟界桩”,沿着村里的大道埋设,有的就埋在村民屋檐下。保护殷墟遗址的标语随处可见,贴满公告的墙上,有保护文物“倡议书”、有警方敦促盗掘文物犯罪嫌疑人、在逃人员投案自首的通告,还有打击文物违法犯罪线索举报奖励办法。

  刚经历了“严打盗掘”后的村子似乎异常敏感。记者刚走进村子,就有村民偷拍图像报告给村干部。一个小时后,村里的网格巡逻队员、村乡干部就先后出现在记者面前,说是村民举报:“有人在村里乱打探。”

  但这样的防控措施,看起来只对陌生人有效。有老百姓告诉澎湃新闻,同王永革一起盗墓的都是本村人。这些人平时基本住在城里,很少在村里露面,“没上班,家里也没什么产业,但同样买车买房。” 

  其中的好几人是村里的上门女婿。一直以来,这个村里好多姑娘都不愿外嫁,所以上门女婿较多。

  王永革的父亲是村里老支书,前后在任几十年。老支书2000年卸任之后,隔一届,王永革成了新的村支书。村民称之为“老虎下山,小虎上山”。但王永革在村民中的口碑明显不如父亲。

  王永革接任村支书至今近20年了,他留给一名村民的印象是:“(皮肤)黑黑的,骂人挺厉害,胆子也挺大,好多人都不敢招惹他。”

  记者采访村民时,王永革的女儿闻讯赶来,她对记者说,她的父亲违了法应接受法律制裁,但村里其他人盗墓跟她父亲没有关系。

  王永革的老父亲今年80多岁了,看起来身体和精神状态都不太好。提起王永革,老人说,没想到儿子会去做“那事”。在他眼里,儿子一直有正经事业。当地村民也证实,王永革与人合伙经营一个养老院,还有其他生意在做。

  据当地一名知情人士透露,参与盗墓的殷墟周边村民只是负责挖掘,安阳文物市场里一些老板则负责收买和出售,构成了一个利益链条。目前他所知道的,至少6位古玩城老板涉案,其中4人已经被抓,2人在逃。

  据当地警方透露,这些涉案人员包括安阳市收藏家协会一名副会长。采访中,该协会一名副会长以及多名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证实,被警方带走的涉案副会长叫王云,她在当地人脉关系很好,同多名落马厅官的的夫人们交往颇深,其参与地下文物交易在当地收藏界是“公开的秘密”。

政府新立在村子里的殷墟界桩政府新立在村子里的殷墟界桩

  掘墓技术依靠祖传经验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胡秉华告诉澎湃新闻,1958年,他作为当时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站第一批工作人员,抵达安阳开始建考古站。那时候没人盗墓,到晚上,他们的发掘点随便遮盖一下,人就可以回去休息,不用担心被盗。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初期,盗墓的情况极少见,“因为没有市场。”

  八十年初期,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和文物市场的兴起,盗墓情况出现了。胡秉德介绍,那时盗墓分子挖掘的文物,主要走私到境外。这些年国内涌现许多收藏文物爱好者,文物市场的活跃令盗墓活动一度猖獗。

  澎湃新闻从一段当地警方询问犯罪嫌疑人的视频中看到,犯罪嫌疑人称盗墓是因为缺钱,而会盗墓是因为看过文物局的考古发掘,又从书上了解到一些技术。

  安阳是中国七大古都之一,历史文化名城。据史料记载,从夏朝第六位君主姒廑开始,先后有七朝在此建都。1899年,这里发现的甲骨文首次引起外界关注。1928年,古史学家、甲骨学家董作宾开始带队到安阳殷墟进行考古发掘,距今已经90年。这在中国考古学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当地一位文物爱好者说,文物部门在当地考古发掘时从周边请的一些帮工中,有些人祖上就是盗墓的。考古队员甚至还跟他们学习钻土、认土等方面的技能,“因为他们都是祖传经验。”

  据安阳警方通报,2018年8月24日,警方在殷都区小庄村查获一个盗掘殷墟遗址的犯罪团伙。而过去一年,安阳警方破获多起租赁民房、以开餐馆或办厂为掩护进行盗墓的犯罪团伙。这些团伙从幕后出资、房屋租赁到实施盗掘、倒卖文物,均有专人负责,形成利益链条。

  警方先后转战河北、山西、山东、云南和广东,侦破盗掘殷墟古文化遗址古墓葬案25起、故意损毁文物案1起,打掉盗掘破坏殷墟遗址古墓葬团伙14个,抓获涉及实施盗掘、幕后出资、联系销赃、倒卖文物、损毁文物等环节的犯罪嫌疑人140人,在案件侦办过程中,追回各类文物713件。

  在一起殷墟盗掘案件中,盗掘团伙盗掘文物14件,其中12件文物以700万元的价格被卖掉。经鉴定,这批被盗文物出自商代晚期墓葬,具有很高的历史文化价值。

  但不是所有盗掘文物都能带来财富神话。一位当地收藏协会人士告诉澎湃新闻,也有人将从墓室盗掘出来的,原本价值几十万的文物两三千元就卖掉。因为当地仿制文物太多,买方不相信是真文物,卖方又急于出手,也就把真的当假的卖了。

  10月23日,安阳警方向澎湃新闻透露,目前警方抓获的涉案嫌疑人已增至145人,其中包括安阳市收藏家协会那位副会长。

殷墟宫殿宗庙遗址殷墟宫殿宗庙遗址

  保护文物不力,45人被追责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站成立于1958年,那时候属于中国科学院,是专门从事殷墟田野考古的中央级研究机构,后来归属中国社会科学院。

  10月13日,殷墟发掘90周年纪念大会暨殷墟发展考古论坛在安阳举行。当地政府邀请了国内200多名从事考古、历史学、文字、文化遗产保护的专家学者聚集安阳,并对5位曾经作出过突出贡献的考古工作者代表颁发殷墟考古发掘“功勋人物”纪念章。

  胡秉德研究员告诉澎湃新闻,上述5位获得“功勋人物”纪念章的专家学者中,有一位曾向国家有关部门写信,反映殷墟古遗址盗掘严重,并引起高度重视。这才有了后面一系列针对文物犯罪的打击行动。

  四盘磨村一名村委会成员说,以前村里的工作重点是针对黄、赌、毒问题,对殷墟文化遗址保护这块工作比较薄弱,去年才开始重视起来,近几个月才真正落实下来,有了具体的保护措施。

  9月份,国家文物局发布通报称,河南省安阳市收到国家文物局关于安阳殷墟频遭盗掘等内容的函件后,迅速展开核查工作,已对殷墟管理处、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支队、文物管理局等部门的45人进行了责任追究。

  据通报,安阳市殷都区政府为属地管理主体,履行文物安全属地管理主体责任不力,负主体责任;安阳市公安系统打击文物犯罪不力,负直接责任。

  该通报还提到一家当地上市企业:“安阳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为殷墟保护区范家庄违法施工责任主体,负直接责任。”但通报中没有提及具体原因。

夕阳下的四盘磨村夕阳下的四盘磨村

  学者:让老百姓共享“金饭碗”

  殷墟遗址频遭盗掘的情况被曝光后,当地政府和警方加大了巡查保护力度。一名村民告诉记者,邻居家里因为挖了一个存放萝卜的地窖,被警方带去问话,说清楚用途才让回家。还有一位正在做下水道网管施工的挖掘机司机也被带走问话。查处力度之大,前所未有。

  这名村民说,四磨盘村一直就很穷,20年前她嫁到村里的时候,只有一条非常难行的土路。作为殷墟保护区,村里不能建厂房,也不让搞种养殖,建住宅也受限制,只能在老宅基地上改建。许多村民靠外出务工维持生计。

  在殷墟发掘90周年纪念大会暨殷墟发展考古论坛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王宇信专门谈到殷墟一带村民的生计问题。

  王宇信说,上个世纪30年代,当时的中央研究院前后10多次对殷墟进行大型考古发掘,当时发掘团看到当地许多孩子没有上学,于是成立了“洹水学校”,让小孩都去那里上学。学校还设立成人班,发掘团请的当地民工也在那里跟着专家、教授学识字,甚至学些简单的外语。发掘团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当地民工,在成人学校学得挺好,后来直接到了省博物馆工作。

  “当时周边老百姓和考古队的关系非常融洽。”王宇信说,那时候考古学家在殷墟取得了巨大的考古成就,没有忘记当地老百姓。现在殷墟取得了更大的成就,已经是世界 “文化遗产”,成了著名的旅游景点,“当地老百姓也为殷墟发展作出了牺牲和奉献。”

  王宇信认为,现在的考古学家应该和老百姓走得近一些,而当地政府应从几次盗墓案中去反思,一方面打击文物犯罪,一方面努力提高群众生活水平,“要让老百姓守着殷墟这个‘金饭碗’,共享发展成果。”一些有识之士,正努力想把当地打造成学员游基地,又学习(历史文化)又旅游。他说,有旅行社老总来考察过,想发掘民俗旅游文化资源,“当地有这个潜力。”

  殷都区政府公开信息显示,当地近年来努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全区的“攻坚”工作包括“扶贫攻坚”和“转型发展攻坚”,在保护殷墟带来工业用地紧张的情况下,将依赖钢铁生产的单一经济结构转向工业、物流、旅游等多种产业并进的多元化发展。

  记者 胥辉

责任编辑:闫宏亮

标签:殷墟 文物 盗墓 新闻 

发表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