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女孩为父画抗癌日记:看到他眼里的疼爱和悲伤_社会_快眼新闻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订阅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绘画女孩为父画抗癌日记:看到他眼里的疼爱和悲伤

2018/10/25 21:32:07
评论(0)

  原标题:[紫牛新闻]绘画女孩为父画“抗癌日记”:凝视中看到他眼里的疼爱和悲伤

  父母是你最熟悉的人吗?你曾长久凝视过你日渐苍老的父母吗?

  相信很多人都很少有这样的体会,一位21岁的女孩做到了,她每天都会凝视父亲好久,甚至会有几个小时。

  她的父亲经常是安静地卧在病榻上,偶尔精神好的时候也会坐在椅子上。她的父亲是一位癌症病人,而她是一位美术生。在父亲生病后她精神一度抑郁,萌生画下父亲与病魔作斗争的点点滴滴,照顾父亲的同时为父亲作画,有时需要几个小时,有时甚至是一整天。

  “凝视父亲的时候,我发现父亲熟悉而陌生。熟悉的感觉是,父亲还是我从小到大关心我爱护我的父亲,陌生的是,我竟然发现我以前从来没有好好观察过父亲,他的眉毛,他的眼睛,他的鼻子,他忍受病痛微笑的表情。我这才觉得,我以前一直享受着父亲的关爱,而我对他关注得太少了。于是我决定以病床上的父亲为模特,画下他现在的状态。”女孩王天月对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说。

  画父亲,让王天月战胜了抑郁,让她更明白了父爱如山,她把这些素描的照片做成了一个视频,记录下自己一家的故事。这个小视频在网上一传十、十传百,打动了很多网友。

  王天月告诉记者,自己已经走过了那段精神上被无限折磨的日子,现在的自己,学会了接受,学会了释然,她将继续画下去:“父亲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我也想拿到鲁迅美院的录取通知给父亲看,陪着父亲,度过每个今天。”晴天霹雳:父母先后患癌

  21岁女生一夜长大

  2018年10月24日,王天月从医院走出来,去进行高考报名现场资格审查,这是她近来难得走出医院的时间。她剪着齐耳短发,戴眼镜,偶尔会笑一笑,讲话的声音始终平静。

王天月在画父亲的模样王天月在画父亲的模样

  在这之前,她每天24小时在医院里陪伴身患胆管癌晚期的父亲,捶背、递尿壶、和父亲聊天,晚上打地铺睡在病房。她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妈妈为了早上能有空照顾爸爸,向工作的超市申请每天上晚班,晚上9点才能到家,但这也让王天月很不放心,“我觉得妈妈每天会很辛苦,但她不能这么疲劳,因为她之前患上子宫内膜癌,动了手术没多久,过几天我还要陪她到医院复查。”

  王天月是辽宁沈阳人,今年21岁。本来生活在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父亲王飞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是一名画室的老师,母亲是超市里的员工,收入虽然不高但过得很温馨。直到最近两年,父亲工作的画室不景气,一直拖欠老师的工资,家里的经济状况渐渐困难起来。2017年10月,王天月的母亲被检查出子宫内膜癌,手术后病情平稳,医生说五年生存率很高,但不能过于劳累,需要定期复查。然而不久后,厄运再次降临在这个家庭。

  今年3月,王天月的父亲王飞右下腹和后背疼痛难忍,去医院检查后,被确诊胆管癌伴多发转移。王飞的姑息手术正值王天月考鲁迅美院前一天,母亲选择了隐瞒。“我妈骗我说是胆囊炎,胆管结石,其实当时我也有疑惑过,因为我记得手术刀口很大,所以去问了医生,但妈妈可能也跟医生事先说过不要告诉我,所以我那时候并不知道爸爸生的病很重。”

  考完试后,王天月得知了父亲身患癌症的消息,这仿佛一个晴天霹雳,让年轻的女孩一下子被击垮了。但现实的压力还在面前,母亲本来已经退休了,应该在家好好休养,但她和父亲两次手术的钱还是东拼西凑问亲戚借来的,后续还有各种治疗。为此刚动完癌症手术的母亲不得不去超市继续上班赚钱,而父亲的画室拖欠工资还没发,王天月不得不从悲伤的情绪中暂缓出来想办法为母亲分忧。于是,她开始在微博上卖水彩画赚钱,放弃去画室练习,一心一意地在医院陪伴父亲。

王天月画的水彩画王天月画的水彩画

  为照顾父亲放弃集训

  父亲一度要放弃治疗

  “其实我在微博上卖水彩画也是受到我爸以前经历的启发,我记得他在画廊画过画,老板会把很多画放在里面,给喜欢的人买走,也有挂在家里当装饰用的。”王天月对紫牛新闻记者说,想到网络传播得广一点,她就开始在微博上卖水彩画,600元一幅,2幅1000元。画上的内容多种多样,有花、随意摆放的瓶子,有的时候是街景。“一开始我会给画装上画框,后来就不装了,因为太费劲了。而且一个框要100元,运费还要50元。”

王天月的静物画王天月的静物画

  因为要陪着生病的父亲,王天月决定不去专业培训考生的封闭性集训画室,而是自己在家练习然后去考试,父亲本来是反对的,甚至不想再接受治疗。

  “念美术专业费用是很贵的,以前我爸爸不生病的时候,想坚持工作几年把我的大学费用攒出来,没想到画室拖欠了两年多的工资。我劝他别做了,他责任心又强,说就算不给工资也不能中途放弃学生。后来他生病了,又嫌治疗费用高,想省钱供我学美术,但我觉得只要画笔不停,勤练习,也不会退步,最重要的是治病。”最终,在王天月和妈妈的劝说下,王飞才继续接受治疗。

  逆境中坚持心中梦想

  病房里以父亲为模特作画

  虽然在医院里,为了实现考入鲁迅美院的理想,提高绘画水平,王天月始终没有停下过画笔。因为颜料画板等美术用具不方便搬过来,一支铅笔、一块橡皮、一个素描本成了她最简单的绘画工具,病床上的父亲就是她的模特。

  “因为画画都是画身边的人和事,我每天在医院里就给爸爸画张素描,记录他抗癌的过程,有时候会拍下来发到微博上,时间长了,我就把画整理成一个视频,发到了网上。”

  在王天月的笔下,父亲是非常生活化的,他或是袒露着肚子随意地躺在病床上咧着嘴笑,或是坐在桌前吃饭,有的时候王天月只画一张父亲的脸,半睁着眼睛,微微皱起眉头的样子,有着清晰可见的双下巴。

王天月笔下的父亲王天月笔下的父亲

  网友了解了王天月一家的遭遇,有好心的网友看见了私下想给她捐款,王天月觉得很不好意思,于是提出给对方画张画作为感谢。后来,知道这件事的人变多了,就逐渐演变成有好心人捐款,不管款项多少,王天月都会给对方回赠一张画,“5块到500块都有,但也有人只是为了帮助我们而捐款,甚至连画画都不要。其实画一张素描挺费时间的,有时候要一天,有时候要几小时,我在医院里要照顾爸爸,都是抽空画,但我很感谢他们,画画也算是一种回报。”

绘画女孩为父画抗癌日记:看到他眼里的疼爱和悲伤

  在王天月笔下父亲是非常生活化的

  王天月说,家里很多人希望她去报考师范类专业,只有父亲始终支持她走绘画的道路,讲到这里,这个一直缓缓叙述的女孩声音突然出现些许停顿和哽咽,但很快她就努力平静下来,“家里情况困难,亲戚都希望我找个稳定工作,只有爸爸一个人让我坚持学美术,在医院他最喜欢和我聊天,每次关于画画都有说不完的话,他是最了解我的人,还总是鼓励我,让我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

  所以,将父亲作为目标的王天月,一心想要考进他曾经就读的鲁迅美术学院,即使已经落榜了3次,每次都是几分之差。其实参加高考的时候,王天月的分数是够上鲁迅美术学院国画和美术史动画等专业的,但她却因为热爱油画而一心坚持复读,直到考上油画专业为止。“我是97年出生的,今年21岁,但爸爸总对我说考美院的学生二十几岁还在坚持的大有人在,他一直想看我拿到录取通知书。”

  父母先后患上癌症

  女孩愁坏了曾精神抑郁

  王天月在和紫牛新闻记者讲述自己的故事时,有时候会有情绪波动或是哽咽,但几乎都是轻微的,很快就能平静下来,她看起来既坚强又有不向命运低头的倔强。然而在最开始得知母亲父亲先后患癌时,她难以置信,甚至一度因此而抑郁。

  “妈妈手术成功后,家里人本来松了口气,没料到爸爸不久就被查出胆管癌。刚开始那两个月,我精神几乎是恍惚的,浑浑噩噩,甚至到了一个人很难出门的地步,因为走在路上我根本不管周围的情况,车开过来我都不知道。”那时候王天月的爸爸妈妈将患癌的事情瞒着爷爷奶奶,因为担心老年人承受不住,王天月也很理解,因为在她眼里,父亲总为别人考虑,所以她也将一腔愁绪憋在心里,甚至不愿意向自己的朋友倾诉。

  她对紫牛新闻记者这样解释:“我觉得如果家里没有患癌症的亲人,可能很难理解这种心情,没有经历过,大概很难懂我的感受,所以不想告诉他们。”接连两个月,王天月夜不能寐,失眠难安,只要一闭上眼就会想到父亲被病痛折磨,甚至严重的时候连医用杜冷丁都不能缓解,后来王天月的身体也变差,经常感到腿疼和四肢发麻,去医院以后,心理医生诊断出她抑郁并且躯体化症状严重,给她开了药。作画时长久凝视父亲

  看到他眼里的疼爱和悲伤

  讲到这里,她微微笑了,对紫牛新闻记者说了一件趣事:“我在网上找了心理咨询师,想要缓解压力,结果那个心理咨询师说是自学的,连证都没考到,特别不专业,还会骂人。但对我来说已经够了,我只是想找个倾诉的人。”

  画画成了王天月唯一排解压力的手段。每天给父亲画速写,记录他在医院抗癌的过程,没事就陪他聊天,妈妈上班的时候要承担照顾父亲的重任,忙碌的生活支撑她度过最难熬的时光,到现在她已经可以较轻松地说出自己这段经历:“其实只要没空想,也就好了。我已经给爸爸画了一整本多了。”

  在以父亲为模特的作画过程中,王天月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作画前凝视父亲的时候,看着他的面庞和脸上的线条,以及忍受病痛却对她做出平静表情的时候,她经常有一种要哭的冲动。

  “以前我从来没有这样看着父亲,但是我知道,他是经常凝视着我的。我看着父亲,觉得熟悉而陌生,陌生是因为在父亲生病前,我几乎很少去观察他的表情和一举一动,对他关注太少了。我作画的时候,有时看到父亲也在凝视着我,从他的眼里我看到了以前很少体会的东西,疼爱、希望和悲伤……”

  王天月说:“爸爸是个很好的人,认识他的人都这么说,甚至是个滥好人,别人欠他两年工资,他说别逼人家,毕竟人家破产了日子也不好过。他说最大的梦想是能和我一起开个画室,因为我们都非常喜欢画画,但生病了以后为了不拖累我,他想放弃治疗。我也曾做过梦,想成为梵高、莫奈那样的画家,后来我的梦想是让爸爸看到我拿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可我现在真的什么都不想了,只想陪他,度过每个今天。”

  为了筹集医药费,王天月还曾偷偷发起过轻松筹,因为父亲人缘很好,很多认识的亲戚朋友都帮忙筹款,一共筹集了2万元。很多父亲以前教过的学生得知老师患癌后,都来探望他,这也让病床上的王飞很高兴,心情好起来,更加坚强地接受治疗,不再有放弃的念头。对于这些,王天月都很感激。

  父亲的心愿:

  希望女儿快乐活下去王天月的爸爸王飞明天要转去另外一个医院,今天回家休息。他的身体并不舒服,但仍然坚持坐起来披着睡衣,戴好了眼镜,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女儿在画他的时候,他的心里很欣慰,他仿佛看见了女儿实现梦想的哪一天:我还是希望天月在最困难的时候能够坚持下去,不要被诸如疾病之类的各种原因击垮。考学要坚持考下去,因为已经离成功不远了,至于将来怎么样,爸爸妈妈可能帮不上你,只希望天月身体好、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活下去,做令自己开开心心的事,可以办画展,做一个油画家。当然作为我的私心角度来说,我希望能看见你成功的那一天,但愿吧。

  紫牛新闻实习记者|艾陆琦

责任编辑:余鹏飞

标签:抗癌 王天月 父亲 新闻 

发表您的看法